打印

[散文小说] 我想我疯了(欢迎大家挑毛病)

我想我疯了(欢迎大家挑毛病)

[发帖际遇]: a6789066在大街上捡到金钱10金币, 飞快的跑回家躲着.


第一次《小小的太阳》是在老张那不能照相的摩托罗拉上,一百多首歌里,我挑中了这首和郭峰的《甘心情愿》。时间是前年的夏天,下班后我们和老苏,老翟还有王修文一起到鲁谷村大排档喝啤酒。老苏很娴熟,王修文稍微豪爽些,我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肚子,老张和老翟是十瓶一箱都顶得住的量。
老翟是经理,刚上烧烤的时候说:“小张,小董你们都好好干,出来都是挣钱的。”
老苏抬了一下眼,幽幽的看着老翟:“我也是啊,不挣钱谁养活啊。”
老翟顿了下,举起酒瓶:“来喝一口。”
老张和王修文嘿嘿直乐,我拿着一串骨肉相连问:“感觉我们老家的比这个干净。”
老翟瞄了我一眼:“小董啊,还是小了点,不成熟。”
老张眨巴眨巴眼睛说:“董少,你小吗?是不是比我懂的东西多多了?”
我看着天上,不禁脱口而出:“今天月亮好大啊~”

然后,我就不太记得了。第二天王修文用她细细的声音告诉我,吃饭的时候就喝多了睡着了,然后走了十五分钟到车站,一路上不停地说老家话。
我很惊讶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,我说的是老家话,不是日语?”她很自豪的告诉我,我妈也说你们的话,所以我不但知道,而且还能说。
我更惊讶的问:“那你把前天,昨天,今天,明天,后天用我们老家说出来。”
王修文很淡定的说:“我说对了,请我吃饭啊。茄个,曹个,高个,毛个,浩个。哈哈”
我摸了摸下巴,发现还在:“走,吃饭去。”

吃饭的时候我问她:“那昨天我怎么下车的?”
她面带羞涩,微露红晕:“经过我们家,我和售票员把你拉下来了,然后……”
我摸摸快脱臼的下巴,芝麻样的眯眯眼跟花生米一般大,轻轻的问了句:“你爸怎么说?”
她夹了块黄瓜,用江西口音的无为话说:“哇爸则么小的,我北敢高斯他。(我爸怎么知道,我不敢告诉他)”
我:“……。我们……?”没想到我关键时刻竟然想到《九品芝麻官》上的如烟。
她把筷子放到已经吃完了的黄瓜鸡蛋盖饭的碗上,抿了抿嘴说:“给我拿张餐巾纸。”
我快马加鞭还贫了句:“渣……“
拿到餐巾纸的时候,她已经到门口了。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句:“我就把你……送网吧了。”

那时候我还住在高井院子里的四室一厅水泥地的空房里,每天都坐着都用1个小时的时间坐621路,有次和客户追单子,每天都到11点多下班。就和老翟,老张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喝酒,心里倍儿美。老翟总说这个客户签完了,我们TMD带你们延庆吃豆腐宴。然后夜里1点多,不是我们接到电话就是老翟接到客户电话,说有点变化。整个一个星期我们每天晚上都美滋滋的吃饭,睡觉之前都带着郁闷而眠。直到那天我们和客户出去,关车门的时候我把他的手架伤了,这个单子算彻底歇菜了。
这一个星期我都住在老张租的5平米的瓦屋中,里面一张双人床,两个柜子一个张桌子,夜里把自行车推进来就得从自行车上跨过去关门。
我前几天躺床上就说着了,后来渐渐的话多了起来和老张聊的也多了,他问:“老苏怎么样?”我说:“长相啊?没有以前的女朋友好看。身材?这就看你喜欢不喜欢那种类型了,但是挺会过日子的。”他笑了笑:“嘿嘿,你观察挺仔细啊?”我没搭理他,心想天天掐架能不了解吗?
有一天晚上他在看发短信,我抢过手机看到老苏写着:我这儿还有个自行车,要不改天你拿去吧?
我用手肘碰了碰老张:“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啊?”
老张指着洗脚水说:“你看你,洗脚水都不倒,这孩子。”我茫然的看着他,你们家门都被自行车堵住了,我怎么倒水啊?再说前几天都不是没倒吗?渐渐的听到他的鼾声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a6789066 于 2011-6-3 18:37 编辑 ]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

[ 鲜花13朵]
看不出你怎么疯了?

TOP

用你们老家话?看不懂

TOP

毛病我是挑不出,而且我很是羡慕能会写字的童鞋。
今天才在朋友的帖子里看到说,会写字是何其幸福,总能将时光记忆下点滴。

TOP

[ 鲜花1朵]


我想,只是习惯了那么一份平淡和安静而已。

TOP

[ 鲜花1朵]
没看出毛病,挺羡慕你们一帮朋友能玩那么好。还有点好奇你跟王修文...

清风解语①群:274293
群名:清风解语贵宾休闲区(200人已满)

清风解语②群:403969  
群名:清风解语 靓号群 (QQ专区专用)(200人未满)

清风解语③群:5555530
群名:
『清风解语』 (最新群 500人未满)

TOP

[发帖际遇]: 小贼们潜入a6789066家, 偷了a6789066金钱2金币.


过了几天老张的自行车被他以80块钱坑人价格发到网上,老苏说是不是要先擦擦?我说好,先擦干净了,再让老苏站旁边,拍一张照片站个S型肯定没上就有人秒杀。
老苏拍了一下:“秒杀?秒你差不多,要站你站。”
我笑着对老张使了个眼色,老张也乐了,对老苏说:“要不你试试,摆S型就算了,那不合适。”
老苏:“那你们两把车擦干净了。”
我把抹布扔给老张,人家苏姐可不是一般的车商请得了的,何况你这还是一个破二手。老苏美滋滋的说,那是。
最后车子40块钱被一个阿姨买了,阿姨说他们家儿子受伤了,照片上的姑娘很像骗他儿子的坏蛋。我当时注意老苏脸上白一阵,绿一阵的。
老张说晚上这40块钱请我们吃饭,老翟说过会经理开会就不去了。
老苏嘟囔着嘴问:“那我们40块钱也不够啊,怎么办?”
老翟装作惊讶的说:“你的意思还得我给?”
老张摆了摆手:“那不合适,要不就去吧!”
“兄弟,真去不了,跟你们在一起吃饭我能不愿意吗?但是,唉~不说了,等你们到经理这一步就明白哥哥不容易了。这100块钱你们拿去吧,晚上少喝点,明天别迟到啊!”老翟满脸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王修文拿着钱娇媚的说:“谢谢翟经理。”
“哈哈……”我们都乐了。

第二天早上我们四个人迟到了三个,来的最早的老苏也是掐着点来的,最后一个的我进门的时候看到老翟原来就黝黑黝黑的脸变的更黑了。板着脸看了看我,低声说了句开会就去了会议室。王修文看着老苏笑了下,老苏对她吐了下舌头,老张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。我们挨着坐下看到老翟双手插进头发里,仰天长叹了口气,看着我:“把门关上。”我被看了有点紧张,但是没想到是这句话,屁颠屁颠的跑去关门,然后再跑回来了。
老翟看着我们:“都坐齐了吧?兄弟们啊!昨天总监给我们底下经理都开了个会,座位是按照业绩的名次拍着坐的,我是倒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。唉~晚上回家我喝了两瓶啤酒就睡觉了,估计那会你们还没回家,本来准备找你们的,但是真的没有心情。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琢磨,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。媳妇说我神经了,我没搭理她,我愁啊!你们加把劲吧,也给哥挣点脸。别在让哥坐在那个角落了。现在想想都脑瓜子直疼,咱们关系是好,但是出来都是挣钱的。可能你们还不能理解我压力。小张你说说,上个月怎么就那么点业绩?没有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老张对老翟的独白正伤感,被他这个冷不丁的问题整的一时无言以对,睁着眼睛看着:“其实吧,还是自己努力不够,没有尽力,有时候有点犯懒。还有的就是能力的确会差的,这两个都会慢慢改变的。”
老翟搓了搓手,对我说:“你这么这么晚才来?您这是少爷啊!董少你知道吗?上个月你还没有业绩,你张哥多少还有个面子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[ 本帖最后由 a6789066 于 2011-6-7 00:00 编辑 ]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

不是要把车给那个不。

清风解语①群:274293
群名:清风解语贵宾休闲区(200人已满)

清风解语②群:403969  
群名:清风解语 靓号群 (QQ专区专用)(200人未满)

清风解语③群:5555530
群名:
『清风解语』 (最新群 500人未满)

TOP

[ 鲜花1朵]

回复 报纸 admin 的帖子

[发帖际遇]: a6789066在公车上拣到金钱10金币.


为了你的好奇心,我篡改了剧情。。。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

回复 小板凳 浅藏海底的珊瑚 的帖子

[发帖际遇]: a6789066在公车上拣到金钱10金币.


很不像您的风格...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