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
[散文小说] 尘埃里的花

尘埃里的花


四月的天空和雨纠缠不休。绵绵细雨封锁着阳光的讯息,灰色的云层低垂,密不透风,默守着光阴深处的秘密。

午夜的时候,突然被风的声音惊醒,拥着千叶莲缠花的锦绣薄被,于寂静的夜里,听风的跫音,侧身而过。

那些雨,喜欢在夜里走来。犹如野鸟,总喜欢绕着梧桐攀爬,然后扑打着无声的翅膀,与云层交错。夜晚的天空,鸟儿是自由的,那些猎人已经收网。犹如心情,在偶然的惊醒里,挣脱那俗世的纷扰,最安然。

灵魂始终是一种私人的孤独,唯我寂寞。起身,喝着凉水,再安静地躺回被窝。在黑暗中躺下的瞬间,一些人和事恍恍而过……

铁马冰河素来与我无关,自然也难得入我梦来。我的梦里只是空旷的原野,寂寞的奔跑。那些无边的暗夜,深邃的黑子,光阴里空虚的洞。

心在脱离大地的时候,恐惧是唯一的意念。好多个冷汗涔涔的夜里惊醒,某些脸,始终是模糊的。风吹来的时候,我听见一些低低的呼唤,蓦然回首,荆棘丛生,杂草荒芜,林木瘴气。我似迷途的人儿,茫然失措。

有时候,我也会梦见桃花,她像一场花瓣雨,落满我向北的窗台。仓促间抓住几分碎裂的灵感,我会在素白的晨光里,写下一些所谓诗或者散文的文字,零碎的,却有着隔夜的体温。


晨起,拉开窗帘,看见窗台下几个撑伞的人儿走过,手里拿把小葱或者青菜,那情景,无比生动。这样的风景,充满着烟火气息。

我,终究是烟火里面的女子。从来就是,没有勇气逾越那些迷离的沟壑。一尘不染的洁净属于莲座上那无比尊贵的佛,我是一粒卑微的尘埃。

也曾有过美人鱼归岸的美丽渴望,天亮的时候,宁可抱着骨血俱痛的折磨,咬紧牙关,拥抱着幻灭,归于泡沫。

三月的烟花已经化为灰烬,尘埃落定后,四月的雨,应运而起。

我听见灵魂在远处的灌木丛中自由歌唱。

我不是诗人,但我渴望在拥挤的俗世里,开成一朵花,即是从尘埃里探身,也是那么焦灼期盼。

我渴望成为一朵花,不需要重衣叠叶般华丽,只需素雅明净。她不需要开在最美的人间四月天,我只希望她可以绽放在六月伊始。

六月,是莲的节令。于是莲的心事就此种下。藕断丝连,写尽寂寞繁华。

我渴望成为一朵莲花,从淤泥里起身,那颗心,依旧剔透晶莹,犹如情感,从来就是那么坚贞。

我渴望成为一朵莲花,开在六月的荷塘里,等你打马从我的堤岸经过。滚滚红尘,有多少惊鸿一瞥造就美丽的错误。六月的莲事开始起韵,七月的池水盛满寂寞的芳华。

红尘乱舞,你温暖的掌心是我皈依的沃土,含笑擎立,亭亭玉立,绽放在你眉宇深锁处。

我是一个恋旧的女子,喜欢在松弛的光阴里紧紧攥住一些故事,念念不忘,生生不息。也许今生成不了谁胸口的那颗殷红的朱砂,我也要珍藏这些美丽的痂。

偶尔,也喜欢放肆。喜欢胡言呓语,与时光揽杯换觥,拟欲酣醉。


人群里,热闹总是衍生无端的寂寞。我喜欢穿着碎花格子裙,斜挎着包,以抱臂的姿势,安静地从街市走过。

塞着耳机,反复听着那首迷离的印尼歌曲,还有那些爱尔兰长笛。

我想我是着了迷,对某些颓靡的音质恋恋不舍。他不喜欢我听这些歌曲,于是每一次他在身边的时候我就塞着耳机,这些致命的寂寞唯我独有,不奢求别人的理解。

路边的音像店里偶尔会播放熟悉的曲子,简单的重复里,日子从容而过。

关于文字,总是和音乐纠缠不休。喜欢在听一首歌的心情里写下一些散落的心情。就像尘埃里的花:遇见了你,心低到尘埃里;又在尘埃里,开满了花;骄傲与卑微,都被你融化……

一个人走路的时候,喜欢看看路边那些树。即使冬天凌迫压阵而来,它们也没有弃盔丢甲落尽芳菲。这种坚韧的绿是我迷恋的生命,沉沦在光阴陈旧的气息里,某些味道让人契而不舍。

那些孤立的树,陪我走过许多个繁碎简单的日子。某些时候,它是我忠实的听众,也许风吹过的时候,它摇晃的枝叶告诉我,它终于明了我寂寥心事。

不需要谁懂,只需这一刹那间的枝叶摇动。

时间从此不再惶然,我有我的长夏,慢节奏的冬日,芳菲擎攒的春秋。

我有我的大树,花草,蓝天和白云,它们都在我最失落彷徨的时候,倾听过我的心声,见证过我的泪水。

日子从此不再惨白,有花的气息诱惑着我,执意的沉溺。


不喜欢在人前摊开荒凉的心事,只喜欢在风中袒露这一份荒芜。

爱是一种坚韧的背负,里面有生死白头,地老天荒的契约。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战场上与七情六欲搏斗,胜负自古乃天意。

犹如相遇,猝不及防。犹如别离,生生相望。

很多时候等不到擂鼓偃息,那四野触目的苍凉,何去何从的孤独,在时间的旷野里,迅疾地奔驰。

某些心情,如风而过。

欢颜,泪水,很私人的感觉,没有谁懂得的。我喜欢在向晚的薄暮时分,褪去那黑色的运动鞋,抱膝,一个人坐在那高高的台阶上,看云,听风。

黄昏的云是最美的,譬如朝露最璀璨。它们往四面八方游走,漫无目的的飘忽让人向往着下一次旅程。

这份唯美的心境独我从容。掏出那墨色烤漆瓷玉般光滑的手机,随意翻出一个熟悉的名字,拨开那沉默的数字。

风中的倾诉犹如蒲公英遥遥坠坠散落天涯的迷茫,没有目的,只是在奢求一些带着温度的慰藉,凭空落怀。哪一个怀抱是我最后的归宿?

害怕寂寞,容颜苍白若我。


那些汹涌的灵魂暗流,在风中疾驰。

在四月的风中摊开掌心,生命的苍凉和华丽在曲线里迂回翻腾。很旧的光阴,很旧的信件,很旧的文稿,很旧的恋情,很旧的疼痛……

梵高对他的弟弟提奥说:为了忘掉忧虑,我躺在一棵老树干边的沙地上,画这棵老树的素描。

我不是画家,自然画不出梵高笔下炽热奔放的向日葵,也不懂素描。我只是喜欢用文字涂抹自己的心情,简单重复,甘之如饴。

生活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跋涉,一个挑战,一条没有退路的荆棘小路。

蔷薇花的美,是因为有荆刺的烘托。每一朵美丽的采撷,必需以无数道光阴的湮灭为殉礼。我们赔去了我们半褪的青春,换来这一刻岁月静好,必当视若珍宝。

网事如风,那些萍水相逢的人,有过短暂的缘分,在某些薄如蝉翼的脆弱里,轻触过对方的灵魂。

很多个无聊的庸庸俗尘里,开着电脑,不断敲击着键盘,与陌生的人聊天,然后起身喝水,吃零食……

这只是心情,和寂寞有关,和爱情无染。

生活是海水,我们都是盐水里寂寞的鱼儿,在最咸涩的泪水里品尝过孤独的滋味。那些关于生死病痛的话题,那些相遇和别离的画面不断上演。

生命的疼痛,是一个不断受伤又不断修复的过程。

我就像尘埃里开出的一朵花,聆听风的呢喃:愿岁月静好,厮守锦绣年华……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
清风解语①群:274293
群名:清风解语贵宾休闲区(200人已满)

清风解语②群:403969  
群名:清风解语 靓号群 (QQ专区专用)(200人未满)

清风解语③群:5555530
群名:
『清风解语』 (最新群 500人未满)

TOP

[ 鲜花1朵]
]

TOP

生活往往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事

TOP

文字不错,慢慢看

TOP

生命的疼痛,是一个不断受伤又不断修复的过程。
喜欢这句

TOP

网事如风,那些萍水相逢的人,有过短暂的缘分,在某些薄如蝉翼的脆弱里,轻触过对方的灵魂 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