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
[散文小说] 那年的梧桐叶

那年的梧桐叶

       她记得那是冬天的夜晚,他牵着她的手走过一颗颗光秃秃的梧桐树,掉完树叶的树干上什么都没有剩下。只是恋人的眼里看什么都是温暖的,所以才会有了太多的温情和不在乎。她明媚的微笑,他也记得。
       她记得自己把手指放到他手里,轻轻地捏着对方找到一个平衡点,他们对相视而笑。笑容随着寒风呼啸而过,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,但是能看见的只有他们,因为那印刻在彼此的心里。她细腻的小手,他也记得。

       她记得送她回去的转角有一个报亭,他对她说以后我就在这里开一报亭,你在隔壁开一个奶茶店,然后浅浅地吻着她的额头。淡黄的路灯记录这一切,只是路灯不会说话,路灯也无需说话。她夜晚明亮的眼眸,他也记得。

       她记得到楼下他迟迟不肯放开自己的手,然后都靠在墙上对着星星说话,握着的手却一直都没放开。如果这一刻就天荒地老,地久天长,沧海桑田,只是没有如果,还需要一个拥抱来告别对方。她黑色羽绒服沙沙的摩擦声,他也记得。


       她记得他告诉自己一定会带着一颗温暖的心来娶她,然后一个属于他们的家,有父母,有孩子,有全世界。看过电视上演过无数次的情节,自己还是感到眼睛湿润了,可能因为不是演戏,也可能因为自己是女主角。她说除了他谁也不嫁,他也记得。


       这是记忆中无数细节中的一部分,她记得,他也记得。


       他回了自己上班的城市,她留在自己上学的地方。每天晚上她都会冒着寒风,在宿舍走廊的电话接他的电话。他能准确地背下这串电话的每一个数字,遇到她姐妹起哄或者逼问,他只是微笑不说话。


       这样在一起很长时间,他们都记得结束的日子,而忘记了开始的时间。分手的时候,她的倔强,他的沉默都把两个执着的年轻人越推越远,知道彼此看不见。


       时间并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的分开而改变,一秒又一秒的行走着,不快也不慢。


      她去了新的城市,有了新的工作,开始新的生活,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,直到遇到承诺一辈子对她好,拿着戒指单膝跪地的男人。鲜花和祝福之后,过着很知足的生活。


      秋天是行业的淡季,公司都会组织去旅游。坐在大巴上看着路旁的梧桐落叶,厚厚的一层,秋风一吹就开始漫天飞舞,枯黄的颜色先是随风飘起,然后在风中散落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
      她想起了那个他。


      那个轻轻捏她指头的他,是否还记那恰到好处的力度?那个送她回宿舍的他,是否记得转角的那个报亭?那个给她承诺的他,现在过的好不好?


      只是他的幸福已经与她无关,每一个女孩的最初都一个像梧桐叶一样的他,随着秋风飞起,随着秋风散落。
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

TOP

记忆中的故事还是存于心间

TOP

回复 摇椅 暗淡浅唱 的帖子

我嗅到一丝温暖
回头
你向我走来

TOP